我魂穿的那一年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结局版本三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子段闳与高氏一族的争斗拉起了帷幕,高智升以铁腕逼迫段素兴禅让皇位,想要将开国皇帝段思平的玄孙段思廉搬出来,好挟天子以令诸侯,名正言顺的夺帝。

  但是段思廉这人颇具慧根,不想涉足朝事,又与段闳是同宗,便早早的给段闳通了消息。

  朝中对段思廉的呼声不小,他在前朝后宫都颇具威望,忠国公劝段闳带着人马另立山头,以免同左相高智升发生争斗,使得大理百姓免于战火的涂炭。

  当时的情况,对于段闳非常的不利,段闳当机立断,由他的亲卫黑影暗卫带队,协同忠国公的兵马,带着所有愿意同他一起前往西关塞外的家眷,前往镇西大将军苌青驻守的下关城,自立为王。

  坐在马车上,段闳紧紧的将我拥在怀中,我笑着让他讲之前欠我的情话,他温和的笑着说:“下半辈子,我只用行动来正面表达我对你的爱。“

  我讥笑他说话肉麻死了,他作势就要将我扑倒,我一脸惊恐的说:“现在不行。“

  段闳捏了一下我的小鼻子,将我搂在怀中,用他的下巴颏敲我的头顶:“我的爱妃脑子里面,怎么装的都是一些粉色的东西。“

  说我好色就好色,还粉色的东西,真是有够含蓄。这家伙,纯属在装清纯,老娘就是受到他的影响,才会如此,他竟然穿上裤子就不认账了。

  “我是好色之徒,你是正人君子,那好,从今天开始,你自己一个人睡,我同盈翠和桃红一起睡。马车,也请你这个正人君子阁下另外换乘吧!“

  段闳不气不恼,只是对着我的脖子吹气,我挺直脖颈,不为所动。

  现今好好想想,我还没有找他好好的算一算前账。他之前韬光养晦,在最后的时候,与左相高智升争斗,这才露出了所有的尖牙利爪。好似傻瓜一般的我,这才知晓,他身旁的那些狐朋狗友官二代,完全就是精英世子党,世子段闳能够成功的逃离高氏一族控制的羊苴咩城都城,他们几个是功不可没。

  完全被爱情冲昏头脑的那个人是我,还好,段闳一如既往一心一意的对我,并没有因为我之前犯的各种忤逆事情而废掉我,这点,我十分的感激,心不由得便软了。

  段闳这厮,可真的十分会看眼色,在我追忆过往,准备找他算账的这段时间,他竟然将我身上的衣裙全都悄无声息的解开了,双手不知何时便已经罩在了我的****上。

  胸前很是敏感的我,一下子便瘫软在他的怀中,他的激吻,将我尚存的一丝理智,全部赶出我的脑外。

  日复一日的缠绵,终于令我忍不住暴怒了,质问他是不是想让我在前往西关的半路上,给他生孩子?

  段闳这厮竟然直接用嘴将我的话堵住,漫长的旅程,很不幸的被我言中了,老娘我有了。

  舟车劳顿,令我百般不适,肚皮好似吹气球一般不断的疯涨。随行的军医一脸邀功的对段闳说:“双手浮大为双女,双手沉实为双男,世子妃有双子之脉象。“

  段闳一下子就乐疯了,先皇后就孕育了他这么一个亲生儿子,而后没多久便身亡。

  段闳在母亲早亡,父亲不喜他,兄弟都在互相算计中长大,他是非常渴望家庭的温暖。如今得知自己有了一双儿子,岂会不乐翻天了,立刻跑去花锦荣的马队那里炫耀,气得缝纫机天天拉着钱淼淼窝在马车内办事,还扬言要生一对双生姊妹,将段闳的儿子通通拐跑。

  段闳倒是乐坏了,老娘可是苦坏了,看到一直最喜欢的牛肉面也吐,是喝口温水也吐,最后什么都不吃也会吐。

  因为我身体的原因,马队一路上走走停停,我十分担心高氏一族会趁机派出杀手前来追杀。

  段闳宽解我不必操心此事,此时新帝刚登基,高氏一族在动荡后的朝中根基还不稳,他们不敢贸然行事。我们这边是军队,他们必须得差潜差不多实力的兵马,才能与我们抗衡。否则小股的刺客,只会如同泥牛沉海,飞蛾扑火一般,有来无回。

  我觉得没有外敌滋扰,军队的粮草也是一个问题,段闳笑得十分狡诈的对我说:“大部分的兵马,其实都已经到达西关了。因为旗帜招展,随行的大多是有职位的将士,所以看上去是支大部队,其实并不然。“

  我虽然知晓段闳是个腹黑,但是没想到他如此胆大心细,谋略过人。若是能够多几个得力人手辅佐他,他一定能够成为一代明君圣主,可惜生错了年代。他若是开国皇帝段思平的长子,应该能够得到很高的赏识吧!

  不过,我对自家相公虽然佩服仰慕不已,但是不能抵消他令我在旅途中受罪的事实。很快,我将将段闳折磨得形容憔悴。不是我有意而为之,而是我的孕期反应,实在是来的太剧烈了,老娘我这么强悍的心智,都差点没了半条命。

  盈翠和桃红,在我有孕的初期,天天围在我身边照看我。但是后来在我强烈的孕期反应之中,落荒而逃,不知跑去与哪个西关的小将军谈恋爱去了。

  段闳这个罪魁祸首,无处可逃,所以自然而然担负起了照顾我的所有事宜。因此,他在我的怒骂嘶吼,干呕哀嚎中日渐憔悴。

  我的乌鸦嘴,也有失灵的时候,我没有在半路上产子,而是在车队行进西关镇康城的当天,肚子便开始不停的阵痛起来。

  西关镇康城内并没有王宫行院,先到的人打点好了一切,我们住进了城内最好的院子中,然后我就被一群男人抬进了房屋内,之后一群女人又将我给团团围住。

  围住我的女子当中,就有苌氏的娘亲和祖母,苌氏他爹苌青是镇西大将军,一般的时候都镇守在西关。段闳起义的时候,他没有亲自入都城,而是将大部队调往了都城。不过因为忠国公苌忠的阻拦,世子与左相没能全面开战,这样大部队的实力也完全的保留的下来,成为了日后与高氏一族抗衡的筹码。

  此番向西,段闳将忠国公府上剩下的人,也全都接了过来,不过苌氏的义弟流川枫,自从将我偷出皇宫那日,便不知了踪影。段闳说当时劫走我的黑影暗卫没有伤他,后来听说他去了塞北,甚至还在大宋当了官,驻守在塞北的期间,还娶了北漠的公主,据说性格和长相与苌氏有七分像。找一个样貌像苌氏的还好说,但是脾气像我,他纯属是自讨苦吃,我可不觉得以他的个性,能够像腹黑的段闳这厮一般压得住我。

  思绪回到产房,一干女眷要将段闳赶出产房外,我死活抓着段闳的手就是不肯松手。

  在现代,丈夫是允许进产房的,亲临现场,感受老婆的痛苦。而且还可以手持DV,记录下这一生中都非常值得纪念的片刻。只要老公心脏够强,不会在中途昏倒,便不会给医生添麻烦。

  但是现在是古代,一群斗志昂扬的妇女同志,硬是将段闳从我的身边拉走,看着段闳不愿离去的身影,我差一点就伸出手,朝着他喊出:“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段闳被硬生生的拖走了,他便只好站在房外不停的冲着我喊话,至于喊些什么,就如同那日从苍山回来路上的马车内,他所说的话语一样,我是一句都没听清。

  老娘活了三十多岁,竟然要生孩子了,而且还得生俩,就连给我缓冲的机会都没有。

  哦对了!苌氏才二十岁,二十岁啊!这样如花似玉的年纪,就要当妈了。不管当妈的是我俩谁,都应该会感到同样的不忿吧!

  阵痛的第一波,我大声的嚎叫过后,便开始大骂害我这般受苦,受此疼痛的始作俑者段闳:“段闳你这个鳖孙儿王八蛋,不仅享受了过程,还白得了两个大胖儿子,害得老娘我一个人在这里遭罪。若是以后再敢碰老娘一根手指头,老娘就断了你的命根子。啊~啊~痛死我了。你丫的死段闳,你丫的怎么不替我生。啊!不行了!老娘我要死了。段闳你给我听着,老娘我即使死了,也绝对要拖上你这个垫背的。绝对不会留下你一个人在这世上,与别人双宿双飞。“

  一屋子的妇女同志,都被我的谩骂给搞得蒙圈了,苌氏的娘亲,一脸黑线的将一块棉布塞到了我的口中,成功的制止了我继续喊出更不像话,更不堪入耳的谩骂。

  经过了一顿折腾,老娘我喊累了,痛消了。苌氏的祖母便吩咐人去给我备餐,然后将段闳叫了进来,说是看我的样子,估计还得等一会儿才能生,让他进来陪我说一会儿话,给我增强点勇气。

  段闳将我搂在怀中,拭去我额头上面的汗水,还有眼角的泪珠,心疼的握着我的手亲了又亲。

  我现在不痛了,心情也好了很多,吃了牛肉面便有了力气,还同段闳撒娇,让他亲亲我,我就不痛了。

  段闳这厮竟然真就当着众人的面,在我的脸上啄了好几下。

  我说亲完右脸,再亲亲左脸,一会儿我就有力气忍住阵痛了,段闳十分听话的将脖子伸长,去亲我的左脸。

  结果就在此时,我的肚子忽然一痛,我便忍不住一把便揪住了段闳的头发:“啊,啊”的痛叫了几声。

  再看到让我受苦的段闳,立刻就觉得他面目狰狞,有一肚子发泄不完的气,便双手抓着他的头发不停的摇晃,并大骂道:“你丫的害我在这里受苦,还敢亲我,你找死是不是?还是你想气死我,找狐狸精来给你做填房!“

  围在周围的妇女同志见我又发疯了,一下子便都冲了过来,好不容易才将段闳从我的手中成功的解救出来。

  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的段闳还想凑近我的身边,结果被苌氏的祖母再次推出了房外。关门的时候,苌氏的祖母还不忘叮嘱了段闳一句:“她一会儿不痛了的时候,我再唤你。“

  段闳进进出出的折腾了五六趟,我终于要生了,听着一大堆声音不停的在冲着我喊:“深呼吸,吐气,用力。“

  我是将以前同拳击教练对打时候的力气,全都拿出来用了,咬紧牙关忍住痛叫,须臾之后,终于下腹一松,生了。我刚准备躺下喘口气,就听到旁边的人仍旧托着我的身体,大声的催促道:“继续用力,再用力“,我这才想起,肚子里面还有一个。

  第二个出来的时候,不似先前那般费劲。我想以苌氏的身体素质和我的心理素质,生一两个孩子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怀孕的这一路上,吃不好睡不好,身体都搞垮了,所以生个孩子,才好似在鬼门关近前走了一趟。

  我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盈翠和桃红俩人抱着两个皱巴巴的小红人站在我的床头,喜极而泣。连连称赞小王子可爱,并感叹我生产辛苦了。

  不过我是怎么不记得这俩货刚才有在产房内?估计她们俩个还未婚配的小丫头,在一群经验丰富的妇女同志面前,根本就伸不上手。

  段闳这厮此时就坐在我的床边,很臭屁的说孩子像他,我怎么觉得像我更多一些。但是不管像我俩谁,都绝对是优良品种。

  我抱着两个小粉娃,问谁是老大,谁是老二?

  段闳指着左边说:“这个是老大小玺,玉玺的玺。“然后又指向另外的小娃道:“这是弟弟小彝,虎彝的彝。“

  等等,我瞪着一脸无比幸福的段闳,腹诽道:老娘辛辛苦苦生下的两个儿子,你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连名字都取好了。而且还是贼他娘难写的两个字。

  “不行,老二得跟我姓,他的名字也由我来取。“

  我的心中,一直对一个人有所亏欠,我想将老二的名字,取为“苌如玉“,以表对他的哀思和纪念。

  段闳闻听此言,立刻就不高兴了,竟然拉长脸对我教育什么祖宗的宗制不能破坏,等等一大堆说辞。结果他在看到我脸色越来越黑之后,便朝着身旁的盈翠和桃红使了一个眼色,让她俩将孩子抱走。

  盈翠和桃红抱着两个娃儿离开之后,段闳这厮便立刻一把将我紧紧在怀中,说是我为他生孩子辛苦了,他以后一定会好好的疼惜我同孩子,然后又说,等以后我再生下一胎的时候,可以过继到我的姓氏上。

  我不依,他就一个劲的亲我的耳朵,弄得我也没了脾气。但是坚决表示以后不会再生了,抗议他不能将我当成只会下崽的老母猪。

  段闳点头,然后将头埋进我的胸口,赞叹道:“你好香。“

  老娘还在坐月子,这厮怎么就色心大起了,我立刻将他轰了出去。事后才猛然觉得,自己好像中了声东击西和缓兵之计。

  然而,在等待皇宫建设的这期间,似乎因为日子过得太顺畅了,我生孩子也变得顺畅了起来。不知不觉中,竟然又先后给段闳填了一对儿女。

  段闳这厮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每日上午亲自操练城中的兵马,下午回到家中便同几个小萝卜头疯玩在一处,晚上竟然还来我的房中翻云覆雨,直到我累得快晕过去,拼命的喊停,他才会一泻千里,一点都没有例行公事,想要草草了事的样子。

  花锦荣同钱淼淼那边,却是不尽人意,折腾了五年,才生了一个女儿。段闳这厮在缝纫机的面前,那叫一个牛逼朝天,趾高气扬,气得花锦荣是日以继夜的同钱淼淼拼命的造小人。

  皇宫建造的期间,大理国曾经派来使者,希望段闳俯首称臣。

  段闳这厮,竟然将使者吊起来打了一顿,以表他对大理国的态度。

  如此侮辱使者,也就他敢干得出来。但是他别以为我不知晓,那位使者是因为以狐狸眼的名义想要见我,结果被妒火攻心的段闳给吊了起来,毒打了一顿。

  气急败坏的使者回到了羊苴咩城,添油加醋的将段闳说成是一个灵魂已经卖给了恶魔,低劣至极的人,不配再称为段氏的子孙。于是,段闳的名字在段氏的家谱上面除名,大理国史记上面将完全没有他这样的一个世子的记载。

  不过,段闳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他在西关镇康成自立为王,号称“西关王“

  五年后,我终于带着一堆的拖油瓶,成功的伴在了段闳的身侧,跟着他入住了西关镇康城的王宫,从此真就过上了王子与公主的幸福生活。

  不过,我再也不会埋怨苌氏的杨柳细腰了,因为孩子还在不停的一个接着一个从我的肚子里面往外蹦,而我的杨柳细腰早已不复存在,现今距离水桶腰已是指日可待了。

  还好,段闳一如既往的粘着我,就似那年我在中弹之后,刚刚魂穿到大理的时候一样,好似一个跟屁虫一样,又似一贴狗皮膏药一般,撕也撕不掉!

  --------------------------------------------------------《蝶恋花》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shuosuanx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