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帝 二二二 大墨(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楼漠白虽然没有听到她回应自己,但是她“嗯”了,那就代表着默认了不是吗?

  楼漠白只觉得一种狂喜席卷了自己的全身。

  她没有拒绝自己!

  楼漠白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忍不住将宫长月搂得更紧,他埋首在宫长月的脖颈间,嘴唇拉开一个非常灿烂的弧度。

  突然,他抬起头来,抬起原本环在宫长月腰间的右手,落在了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紧揽着她的腰,目光攥住她的唇,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然后……

  他吻了下去。

  宫长月外表看来是一个冷酷深沉的人,她的气势太过于庞大霸道,以至于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楼漠白没有想到,宫长月的嘴唇,竟然是如此柔软,让他竟然有一种想沉溺进去的感觉!

  宫长月没有拒绝,而是颤抖着睫毛接受了。

  她的反应很青涩,的确,这……是她的初吻。

  其实楼漠白的技巧也高超不到哪里去,他看起来似乎有着丰富的经验,但事实上,他还是一个新手——他从未接触过女人,连吻都没有过。

  也许男人在这方面总是学习起来非常的快,他的接吻技巧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着,很快就变得熟稔起来。

  “长月……”两人呼吸相撞,他在口中呢喃着她的名字,那语气中的温柔好似要让人溺死在里面!

  月光旖旎,岁月如水,菩萨低眉,莫不静好。

  ——

  墨军在靳国都城外面休整了两日,但是战士们依然保持着高昂的志气,一个个眼里都燃烧着奋斗的光芒,好似一群咆哮的野兽,恨不得立即将靳国这块肥肉吞吃入腹。

  靳国都城也早已经如临大敌,紧闭着城门,随时抵御着墨军的进攻。

  黑压压的大军临城,靳国都城的畏畏缩缩,和墨军的气势如虹,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再加上那被靳国视为噩梦般存在的火炮。

  交战结果可想而知。

  后世史学家并未花太多的篇幅来记载这场战争,因为两军之间的胜利实在是太明显了,在已经成为霸主的墨国面前,唯独剩下的靳国都城,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于是,后世的历史书上只有这样的记载——

  “墨军在摄政王宫长月的带领下,以极快的速度吞噬掉了靳国大部分领土,两军最后交战于靳国都城外平野之上,靳国战败,闻名一时的靳国战神迟北城战死。墨国统一天下,此后,建立大墨王朝。”

  迟北城并不是死在宫长月和楼漠白手下的,这场战役没有丝毫的悬念,两人根本就没有出战,只是坐在后方,镇压战场,指挥着军队。

  靳国皇帝早就在一批忠心属下的掩护下,在靳国皇宫御林军的保护逃跑了,他这一跑,却带走了靳国都城的大部分军力,如此靳军与墨军的实力差距更大了。

  留守靳国都城的,只有靳国镇北王,也是靳国的战神迟北城,还有他最忠心的属下们,堪堪不过三千人。

  这三千人,却要面对墨国十几万大军。

  结果可想而知。

  可是迟北城没有逃跑,他战到了最后一刻,就像是他的父亲从小教导他的一样——

  “一个军人,保家卫国,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那样死得光荣!”

  尽管那时候他还小,但是这些话却深深地镌刻在了他的心中,他活了二十多年,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他是一个军人,他要实在战场上。

  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他没有投降,铺天盖地的箭雨朝他席卷而来,他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无数支箭插进了自己的身体。

  他身中数箭,却没有倒下,而是又杀死了几个墨军士兵之后,才将手中的金色长剑插进土中,手紧紧握住,就那样身披铠甲站着——消失了气息。

  从前,他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天,与她兵戎相见,而自己则死在了她的士兵手下。

  可惜啊……不是她亲手杀死的自己……

  迟北城低低叹了口气,然后永远闭上了眼睛。

  他心底的那份悸动,随着他的闭眼,也彻底掩埋,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靳国都城被破。

  已经逃离到某处行宫的靳国皇帝向宫长月派来信使,表明自己愿意俯首称臣,让靳国成为墨国的附属国,每年上贡。

  宫长月没有丝毫犹豫,下令让人杀了这信使,然后就派人追杀靳国皇族。

  最后靳国皇族一个不剩,从此成为了历史中的一个名字,消失了痕迹。

  就此,靳国彻底灭亡。

  次年,墨国皇帝宫慕离登祭坛,昭告天下,自己已经成为了全天下的皇帝,也就此建立了几百年的分散局面以后的第一个统一王朝——

  大墨。

  宫慕离虽然成为至高无上的大墨皇帝,但是他依然尊称宫长月为摄政王,并且对她非常的恭敬,在宫长月打理着大墨王朝的事务的时候,专心致志地汲取着知识,也为以后开创了大墨王朝的盛世繁华,打下了基础。

  无论是文人名士,还是普通百姓,都对摄政王宫长月评价极高,更有不少人写诗赞美她,流传的都是她的美名。

  至于军队之中就更不用说了,所有的士兵对宫长月敬若神明,心中崇拜之情简直犹如滔滔江水,永远都不会消失!

  而在背后里,有人偷偷给宫长月冠上了一个名号——

  隐帝。

  虽不是名义上的大墨王朝的皇帝,但事实上,她才是翻手云覆手雨的幕后掌权者,更是一手统一天下的当世王者。

  这个名号传到宫慕离耳中的时候,宫慕离只是淡淡一笑,心里并没有太多的嫉妒之情。

  他的皇位都是因为大皇姐而来的,他有什么好嫉妒的。如果大皇姐相当皇帝,恐怕这个位置,也轮不到她来坐。

  不过,宫慕离很快就苦恼起来——

  恐怕自己及冠之后,大皇姐就要离开了。

  他宁愿自己永远不成材,生活在大皇姐的庇荫之下,让大皇姐保护自己,也不想让大皇姐离开。

  他知道,一旦她一离开,恐怕自己就真的见不到她了。

  他不想这样。

  可是,他不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给大皇姐,因为他知道皇姐对自己的期望很高,若是他有着这般消极的心态,迎来的,只会是大皇姐的斥责。

  他虽然不愿意离开大皇姐,却也不愿让大皇姐失望。

  所以,宫慕离心里非常的纠结。

  尽管他心思千回百转,百般纠结,可日子究竟还是如流水般,一天天过去了。

  几年之后,宫慕离十六岁。

  从宫慕离十四岁开始,就已经在宫长月的指导下,开始上手处理朝中事务了。宫慕离知道,随着自己的进步,那大皇姐离开的日子也就越近。

  他心里虽然不愿,却也不想让宫长月失望。

  所以他每次都是尽心尽力做到最好,过了之后却又非常的苦恼。

  到现在宫慕离十六岁,已经能够很好处理朝中事务,虽然无法与宫长月的手段相媲美,但是现在四海升平,君主清明,而宫长月也在这几年之内大力整顿了王朝上下,国力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乐业,所以宫慕离不需要有什么大作为,有这种程度就已经够了。

  更何况,宫慕离天资聪慧,成长速度极快,过段时间他的能力和手段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按照他的资质,完全可以成长为一代明君,名垂青史。

  宫长月对此很满意。

  最近,朝中大臣们找不到事做,便开始将目光瞄准了皇帝陛下的后宫。

  前几年还能够用皇帝陛下年纪尚小的原因,避谈此事,但是陛下如今已经十六,也该到了纳妃的时间了。

  其实众人最看重的,还是摄政王殿下身边的那个位置,毕竟这位才是大墨王朝的真正掌权者啊!连皇帝陛下都要听她的!

  不过,就算再借这些人八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跟宫长月提起成亲的事情——这不是活腻了找死吗?

  于是,这件事情顺理成章地被人无视了,没有人敢说起,连背后讨论都是压低了声音,生怕隔墙有耳。

  其实世间有不少优秀才俊富家公子贵族少年对这位摄政王殿下倾心不已,可坊间早有传言,这位摄政王殿下已经有了爱人,而这位就是当初在统一天下之战中,立下了赫赫战功的楼漠白大将军!

  大家并不知道这位楼漠白大将军是什么出身什么背景,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位那显赫的战功!还有传闻——这位不仅战功显赫,而且武功高强,已至大宗师境界。容貌更是俊美不凡,堪称当世第一美男子。任何男人见了他,只会自惭形秽,然后对他景仰不已。

  虽然这位楼漠白大将军在战后就被摄政王亲口封了平阳大将军的称号,但并没有什么实职,所以这些人也只有背后传传,却鲜少见过他。

  也正因为如此,这位大将军的故事就更加吸引人们了。

  就此看来,天下间能够配上那位摄政王殿下的,恐怕非这位楼漠白大将军莫属了。

  哎,还别说,两人还真是一对璧人嘿!

  于是,百姓们又找到了谈资……

  宫长月身边的位置不敢打主意,大臣们就只好瞄准皇帝陛下的后宫了,特别是那凤位,无论怎么说也是堂堂一国母不是?

  大臣们心思泛泛,天天上折子。

  还别说,他们还真打动了宫长月。

  宫长月估摸着,差不多也该是给宫慕离纳妃的时间了。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是去征求了宫慕离的意见。

  宫慕离没有反对,却并不是太热衷,他根本不喜欢那些虚假柔弱的女人,而他的不拒绝,仅仅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是皇帝,这些都是他的责任罢了。

  宫慕离不反对,宫长月便允了这件事情,并决定让户部开始操办选秀一事。

  于是,又是一场杳无硝烟的斗争开始了,其激烈程度,恐怕不必真正的沙场低到哪里去。

  当然,有宫长月盯着,这些人还是不敢做得太过火了。

  这次选秀,针对的全部都是大臣们适龄的女儿,要求身份尊贵,容貌秀美,才情皆有。

  户部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很快写满了女子名字的折子就递了上来,与此相对的还有无数的丹青画像。

  宫长月自然是懒得去管理这些小事儿的,她让宫慕离自己决定,而主要操办的还是后宫中的那些太妃们,其中以皇太妃为首。

  多年未开的选秀彻底拉开了序幕,而这些经历了初步筛选的贵族女子们,也住进了储秀宫,等待着接下来的又一轮筛选。

  这些女子,虽然个个都符合此前的条件,但是性格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了解的。

  于是,后宫之中开始了新的勾心斗角。

  太妃们纷纷观望,却也是在暗中关注这些女子的品性,看到她们,也忍不住联想到了当年。

  又是一轮筛选过了,剩下的这些女子,差不多都是可以封妃的了。

  而勾心斗角并未就此消溺,反而越发的激烈起来。

  宫慕离不过是在御花园坐着看会儿书,就有不知道多少个女子在旁边走过来走过去,以希望可以引起他的注意,也能够让自己的品级更高一些。

  宫慕离心里不耐烦得很,便躲到书房中,再也不出去了。

  那些女子找不到目标,又只有互相开炮。

  御花园就是她们最好的戏台。

  宫长月要么上朝,要么就呆在未央宫清雅阁中,倒是没有撞见这些女子之间的争斗。

  一日,她靠在书房软榻之上小憩,最近奏折都交给宫慕离处理,她倒是清闲了许多。

  檀香炉子缕缕青烟升腾而起,室内清雅的香气弥漫。宫长月一手撑着脑袋,昏昏欲睡。不过是眯了一会儿,她便进入了梦中。

  流沁见她睡着,便摆摆手让所有宫女退下,自己也关了门出去了。

  “摄政王殿下……”一个苍老的声音幽幽飘进宫长月的耳中。

  原本已经睡着的宫长月猛然睁开眼睛,迅速坐起身,眼中一点睡意也无!

  是谁!居然能够躲过她的警惕,对她传音入耳!

  宫长月眯起眼睛,打量着四周。

  突然,角落里泛起淡淡的幽蓝色光芒,一个白色的身影从中踏了出来。

  那是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他长长的白色胡须几乎垂落到地上,一身纯白色的长袍不然尘埃,脸上挂着沧桑而悲天悯人的表情,似笑非笑,总有一种不似凡人的感觉。

  宫长月当然也注意到了他。

  不过她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之后,便很快转移到了他怀中抱着的那只小狐狸身上。

  这个身影,她太熟悉了,它以前最喜欢窝在她旁边小憩,乖巧地靠在她的腿上。

  是宸耀!

  不过,宸耀的气息为什么这么虚弱?时有时无?

  宫长月皱了皱眉,最后将疑惑的目光落在了那老人身上。

  “吾乃狐族长老。”老人微微颔首,淡淡开口。

  随后,他举起怀中的宸耀,略带几分悲伤地说:“这是我狐族之王,摩耶。他还有一个名字,是您给他取的——宸耀。”

  “他是怎么了?”宫长月起身走到老者对面,拧眉看着老者怀中沉睡着的宸耀。

  老者叹了口气:“那日陛下为阻止海啸,透支了太多的灵气,狐族碎裂……本来,我狐族狐珠一碎,就相当于失去了性命。可陛下是最尊贵的王,我与几个长老一起,将王放在圣地修养,也不过是堪堪保住了陛下的性命,可陛下却一直沉睡未醒。”

  原来,他那日并不是真的没事。

  宫长月眸色一沉,伸手将宸耀接了过来,轻轻抱在怀中。

  老者凝视着宫长月,一字一句道:“就算陛下醒来,也无法恢复人身了,恐怕连灵智也……不过陛下活着,已经是我狐族之幸。但是,我想,陛下若是醒着,恐怕更愿意呆在您的身边。”

  “所以,我将他带来了。”

  宫长月目光下移,落在宸耀身上,微微颔首,应道:“好。”

  狐族长老淡淡一笑,就此离去。

  三日之后,宸耀苏醒。

  不过,它的眼神虽然灵动,却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光彩,它就像是一只稍稍聪明一点的狐狸,却仍然只是狐狸。

  唯一和以前一样的,就是它仍然喜欢黏在宫长月身边,宫长月去哪儿,它便去哪儿,眼中满满都是对宫长月的眷念。

  已经知晓了事情缘由的楼漠白,虽然抱怨了好几次,可仍然默认了这种行为。

  宸耀的事,宫长月却并未放弃,她在空闲的时候,查了许多书,又不断回想前世自己看过的那些古籍,终于找到了可以让宸耀恢复的方法。

  道宗魔宗传承。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寻找道宗魔宗传承的秘密。

  很早之前宫长月就发觉,道宗和魔宗的传承都是不完整的。随着她的探究,这个秘密终于揭开——原来道宗魔宗的传承,融合在一起,才是最完整的天地之灵的传承!

  天地之灵,万物之始,好比阴阳。

  而珑玉,一分为二,便是阴阳两仪。

  道宗和魔宗的传承,对于宫长月和楼漠白来说,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他们寻了一日,将身体里的传承之力抽了出来,融合在一起。

  宫长月凝聚那日坠落山崖,爆炸之后,融入她身体里的珑玉力量,点下两仪,成就阴阳太极之图,最后打入宸耀的身体。

  这天地之灵成为了宸耀新的狐珠,而有了这般强力的狐族,他将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狐妖,终有一日,可白日飞升,平地成仙。

  如今宸耀终开灵智,经惊喜不已的狐族长老说,宸耀一年之后,便可开口说话。

  而总有一日,他能够再度化身成人。

  不过宸耀倒是并未离开宫长月,一直呆在宫长月的身边。

  宫长月和楼漠白因为传承之力的离开,武功修为降到宗师巅峰之境,不过他们早就突破了那层屏障,再度回到大宗师之境,不过需要时间的积累罢了。

  而宫长月,也终于决定了离开的日子。此后,偌大王朝,她将彻底交给宫慕离。

  在此之前,将是她与楼漠白成亲的日子。

  那日破城之前,两人月下一吻,便已经突破了那道感情的屏障。宫长月虽然不如楼漠白爱他的多,但总算是接受了他,楼漠白自然也是高兴不已。

  两人的爱情并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却是细水长流,温和漫长。

  但是宫长月却非常喜欢这样的感觉。

  漫长的几年时间,他们彼此已经非常熟悉,已经不仅仅是爱人,而是亲人了。

  成亲,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大墨王朝权势滔天的摄政王殿下大婚,自然惊动天下,宫长月派了人处理这些事情,自己却偷得轻闲。

  最近,她越发的喜欢躺在湖中心的船上,眯眼小憩的感觉,整个世界似乎都寂静下来。

  这日,她又窝在了船上,却感觉身下的船微微一沉。

  宫长月对这个气息已经非常的熟悉了,她眼也未睁开,嘴边勾起笑容:“你来了。”

  世间能得她这般笑容之人,恐怕非楼漠白莫属。

  下一刻,宫长月却被人拉了起来,一张温热的唇迅速覆上她的。

  几年来两人虽然没有跨过最后一步,但是亲吻这种事情,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半晌之后,楼漠白强忍着欲望离开了她的唇,他将额头抵在宫长月的额头之上,温柔地看着她,轻轻地喘着气。

  宫长月淡淡一笑,然后拉着他在自己身旁躺下。

  这船很宽敞,两人并肩躺下之后都绰绰有余。

  两人躺在一起,宫长月躺在楼漠白的手臂上面,眯着眼睛打量着天空。

  这种细水长流,看云卷云舒的日子,真是非常惬意……

  突然,耳边传来楼漠白低低的声音:“我爱你。”

  宫长月脸上绽放出一朵灿烂的笑颜,她淡淡应了一句:“嗯。”

  两人之间流动着温馨亲昵的气息——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个月之后,两人大婚。

  宫长月穿着一身火红嫁衣,衣袂足足拉了六尺长,她并未盖着盖头,而是一顶华丽的装饰着翡翠宝石的凤冠戴在头顶,金色的流苏垂落下来,绝美的容貌若隐若现。

  楼漠白同样是一身红衣,黑发如墨,俊美若神祗。

  他站在那头,看着众星拱月而来的宫长月,心中一颤,一种无法形容的惊艳之感扑面而来。

  她如此美丽,一身嫁衣似火,好似踏着金莲而来。

  她并不是世间最美的女子,却是唯一倾覆了他内心国度的女子。

  楼漠白怔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脸上缓缓绽放一朵笑容,容貌如诗如画。

  神仙眷侣,莫过于此。

  楼漠白看着她朝着自己而来,在众人注目之下,走到他的身边。

  他伸出手,握住她的,目光定定地望着她。

  宫长月反手握紧他的手,抬眼看他,低喃了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楼漠白灿烂笑开,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俯身紧紧抱住了她。

  这大婚的流水宴摆了整整七天七夜,大墨王朝上下,百姓同乐。

  而楼漠白却在大婚结束的当晚,迫不及待地将宫长月抱进新房之中。

  他曾经许诺,要给她一个最美好的洞房花烛夜,所以两人如何再亲昵,也没有突破最后一层。

  现在,这个日子终于来临了。

  两人都未经人事,动作青涩。但就是这种青涩的接触,才是最挠人心的。

  楼漠白缓缓解开宫长月的衣袍,却在下一瞬间,被眼前的美景所惊叹。

  一片如曼珠沙华般妖异的火红之上,她肌肤胜雪,皮肤细腻恍若上等白玉,而她身体柔软无骨,在他怀中,好似化作了一滩水。

  那是世间最美丽的温软。

  楼漠白眸光一黯,再度俯身吻住了她,随着这个吻的加深,两人之间的动作也越发的深入。

  一道真气弹来,帐幔落下,掩住了那春光。

  ——

  大婚之后,宫长月上了最后一次早朝,并未告诉众臣自己离开的事情,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宫长月并未给宫慕离留下什么联系的方法,只是说,若大墨真的大难临头,她自会出现。

  然后,她与楼漠白一同消失了。

  恐怕除了流沁等几人贴身侍女,再也没有人知道她的行踪。

  但是,她的传奇却一直没有消溺,而是一代一代地传了下去,流芳百世,名垂青史。

  历史上对她的评价很高,却有赞有贬。

  不过前人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不过,却有一个名号一直伴随着她——

  隐帝。

  这是属于她,独一无二的传说。

  (全书完)

  ------题外话------

  之前审核没通过,我又不知道怎么把握,所以只能写到这种程度了,捂脸遁走~

  这本书终于完结了,咱也松了口气,今天恰恰是元宵,哈哈,凑了巧吧。这个标题也更凑巧,二二二,唔……嘿嘿。

  希望大家可以继续支持朔的新文——都市异能《国手丹医》!求收藏哦!

  ps:顺便推一下好友仙魅的《神赌狂后》,快出版的火文哦!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shuosuanx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